郁博和郁文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郁文想什么,郁博十之八、九也已猜到几分。见郁文要去追赶吴老爷,他冲着门外守着的阿苕就是一声大喝:“快给我拦着惠礼!”

  这可真是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。

  阿苕拦也不是,不拦也不是,就在这犹豫间,郁文已跑出了天井。

  郁博顾不得什么,拔腿就追了出去。

  可他追到大门口的时候,郁远却从他身后追了上来,超过他赶上郁文,一把拽住了叔父的胳膊。

  郁博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气得不行,冲着阿苕和三木就是一通吼:“要你们都有什么用?遇事连个轻重缓急都不知道!快,把二老爷给我架回去。要是走漏了什么风声,我要你们两个好看。”

  两人不敢多想,冲上前去就帮着郁远把郁文拖回了家。

  路过的不免要停下来好奇地打量两眼。

  郁博忙朝着众人抱拳行礼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我阿弟喝醉了。”

  被架了回来的郁文眼睛瞪得圆圆的,刚嚷了半句“我什么”,就被赶过来的陈氏拿帕子捂了嘴,把剩下的半句“喝醉了酒”给塞在了嗓子眼里。

  郁文气得发抖。

  陈氏歉意地笑着小声给他赔不是:“老爷,阿棠的婚事我们都觉得好,您有什么觉得不痛快的,都冲我来好了。您要打要骂,我都认了。此时只能得罪您了,您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,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了。以后有什么事,我都听你的。”

  完成了郁棠的婚事,以后他们还能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的!

  郁文恨不得拿个刀把妻子的脑袋劈开看看,中了裴家什么降头!

  陈氏却求助似的朝郁博望去——她总不能一直这样捂着郁文的嘴,这对郁文也太不敬了。

  郁博也知道。他想了想,对郁远道:“陪着你叔父在你叔父的书房喝几杯茶,等吴老爷来了,你再陪着你叔父一道出来,和吴老爷喝几盅酒。”

  等到吴老爷回来,郁棠的婚事也就定下来了,他反抗还有什么用。

  郁文挣扎起来。

  陈氏被甩到了一旁,跌跌撞撞的,差点摔倒。

  王氏看着眼睛珠子一转,立刻上前去扶了陈氏,高声道:“弟妹,弟妹,你这是怎么了?没有扭着脚吧?阿远媳妇,快,快去请个大夫来。你婶婶向来身体就弱,还是这两年,吃了杨御医的药,这才养得好了一点。可千万别又犯了。”

  郁文听着立刻就安静下来,有些犹豫地喊了一声陈氏的闺名。

  陈氏忙朝丈夫摇了摇头,道:“我没事。你没有伤着我。”

  话虽如此,郁文还是挣脱了郁远等人的挟制,上前打量着陈氏的身体。

  陈氏心里顿时很不好受,哽咽道:“老爷,您就相信我们一回吧?我们都觉得裴家是良配。我知道您担心什么?可若是除了身份、地位和家世,我们家阿棠配得上裴三老爷吧?就咱家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裴家都请了媒人上门求娶我们家阿棠,可见我们家阿棠要比那些比她出身更好的姑娘更值得裴家人看重,这可是我们家阿棠自己的福气,我们不能因为家底不丰富,就断了阿棠的前程!”

  郁文听着,奋然的精神一下子颓了。

  陈氏见自己的话有效,忙上前帮他顺了顺气,说话的语气就更轻柔了:“裴家三老爷除了出身,您再看他的人品、相貌、学识、修养,哪一样不是顶尖的。我们家阿棠跟了这样的人一起生活,看到的人,遇到事都不一样了。这可是我们再多的宠爱都给不了她的。至于说她能不能在裴家立得住,我们就算是把她留在了家里,招个女婿上门,她要是镇不住上门的女婿,说不定比出嫁过得更不顺心。再说了,我们的姑娘我们自己知道,你平时让她读了书,识了字,再让她像那些乡野村妇似的和那些不讲道理的争,她未必能争得赢,还不如让她嫁去裴家,我相信以她的聪明,她肯定能站得住脚的。

  “你就是不相信我们家姑娘有这个能力,你也要相信你自己,你自己教出来的姑娘,不会比别人差的!”

  郁文看着神色紧张地堵在大门口的郁远,看着全家人期盼的目光,有种大势已去,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凉。

  说来说去,反正他们就是要凑成这门亲事。

  算算时间,吴老爷应该已经到了裴家。若是吴老爷和裴家约在外面的酒楼茶馆见面,此时已经开始商量说亲的细节……他就是反对,也晚了。

  郁文耷拉着肩膀,但还是不甘心地喊了一句“这门亲事反正我不同意”。

  在场的众人却都听出了他的妥协,俱神色松懈下来,彼此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,纷纷上前去安抚郁文。

  “你别这样,你是阿棠的父亲,你要是不同意,这门亲事肯定是不行的。”王氏道。

  郁文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花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吱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吱吱并收藏花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