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间里的气氛一片寂静,仿佛大家玩的游戏不是真心话大冒险,而是123木头人,所有人都一动不动。

  少女们的美梦碎了一地,难以置信地看着姜时晏面前的人。

  姜时晏感觉不妙,缓缓睁开眼睛,因为闭眼太久,乍一睁眼,视线有些模糊,缓了一会儿才恢复清明。

  一张熟悉的脸撞进视线,他眼皮轻颤了两下。

  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眼神充满抗拒,似乎不能接受。

  江夜行搞不懂了,明明是姜时晏接受大冒险挑战,为什么遭殃的是他?这到底是为什么?

  姜时晏愣在原地,看向江夜行左边的路棉,顿时生出后悔之意,要是他再偏移一点,正对着的人就是路棉了。

  可惜,世上没有后悔药……

  忽然有人“扑哧”笑了一声,打破了沉静,一个个僵硬的“木头人”如梦初醒,跟着笑起来。

  统筹提出这个大冒险时,确实是为了给在场的姑娘们谋福利,意想不到的是,老天给姜时晏选了个男人。

  “噗哈哈哈!”

  大家一发不可收拾,到最后捧腹大笑。

  翟知锡拿出手机,调出六十秒倒计时,在姜时晏面前晃了晃:“姜老师,要开始了哦,麻烦离江先生近一点,你要跟他深情对视,隔这么远都看不清他的脸了。”

  他加重了“深情”两个字,意在强调如果只是普通的对视,恐怕不能过关,必须得有感情。

  姜时晏一脸面如死灰,他演过那么多场戏,唯独没演过跟情敌你侬我侬的戏码,这都什么玩意儿?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  翟知锡看热闹不嫌事大:“姜老师,您现在是要反悔吗?我记得您刚才说过,自己不是玩不起的人。”

  一句话把姜时晏的后路堵得死死的。

  姜时晏上前三步,像个勇士一般站在江夜行面前,深邃的眼眸与他对视,可无论如何,也装不出深情款款的样子。

  围观的人想笑,又怕笑出声扰乱了姜时晏的情绪。

  可是,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好笑了,根本憋不住,有的女生捂住嘴巴,忍得眼角都溢出了泪花。

  两个男人身高相差无几,长相都很帅气,面对面看着对方,一开始大家都觉得这画面十分有趣。看着看着,忽然发现有点带感。

  前提是姜时晏的眼神不那么凶。

  说好了深情对视,他前几秒还能坚持,后面就崩掉了,非但看不出半点深情,反而冷飕飕的,像是下一秒要跟对面的人打起来。

  江夜行也是无语。换作旁人,早就撂挑子不干了,他肯配合姜时晏就不错了,他那是什么眼神?

  翟知锡一步步挪动宁悦身边,悄声对她说:“他们俩确定没仇?我怎么感觉到了一丝冷肃的气息。”

  他本来还想说姜时晏这种眼神不过关,必须重来,但见他一脸冷漠,他就不敢提了。

  宁悦耸肩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  姜时晏坚持到极限了,别开视线:“你到底有没有计时,时间还没到?”他怎么感觉好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  翟知锡低头一看手机上的倒计时,早就过了六十秒,他刚才只顾着跟宁悦聊天,忘了看时间。

  “这一局就算姜老师过了。”他若无其事把手机装进兜里,快速转移话题,“我们继续下一局!”

  几局游戏玩下来,这一桌的人基本都中招了,包括最能惹事的翟知锡。

  他倒是知道树敌太多,聪明地选择了真心话。要是选择大冒险,大家可能会提出让他裸.奔。

  面对提问初恋是什么时候,翟知锡老老实实地交代自己的初恋是在高中。众人暗戳戳地记下,又了解到一个八卦。

  他顺利渡过一劫,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拿起桌上的酒瓶,又开始了一局。

  “让我们看看,下一个幸运儿会是谁?”

  啤酒瓶骨碌碌转动,围在四周的众人期待地盯着它,而姜时晏、路棉、宁悦他们作为参与游戏的人,在经过一系列残酷的招数后,心里都生出抵触,希望它千万不要选中自己。

  路棉双手合十,置于下颌,从不迷信的她竟然也开始默默祈祷不是自己。

  她忽然想起迷信的宋颂曾跟她说过,每次老师上课提问点名,她只要在心里默念“不是我”,结果总是事与愿违,老师偏偏就点她的名字。当她什么都不做,老师反而不会点她的名字。这是一种神奇的定律。

  路棉刚想停止祈祷,啤酒瓶就停了,瓶口正对着她,仿佛在嘲笑她的天真。

  她咧了咧僵硬的嘴角,宋颂的话没错,这果然是一种怕什么来什么的神奇定律。

  翟知锡鼓掌:“哇哦,又是我们长安老师!恭喜你!”

  路棉怀疑自己跟翟知锡八字不合,上次就是他转动啤酒瓶,才害得她喝了三杯橙汁,到现在肚子还有点撑。如果这一次她再认输,真的要喝吐了。

  “我还是选真心话。”她说。

  “等会儿,给我点时间,让我想想问你什么问题比较好。”翟知锡今晚出了太多馊主意,大概是用脑过度,一时间想不出问她什么好。

  柴星彤看他一眼,见他拧着眉头冥思苦想的样子:“喂,你要是想不出来,不如我来问好了。”

  翟知锡:“你有好的问题?”

  柴星彤笑盈盈道:“你要不要先听听?”

  翟知锡附耳过去,用手挡在耳边,防止别人偷听。做作的样子,仿佛还在片场演戏。

  不知柴星彤对他说了什么,他扭头看向路棉,眼睛微微睁大。

  路棉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,不由得思考他们可能会问的问题。之前那个问题她选择不回答,那么这一次一定跟那个问题有关。

  她猜对了。

  翟知锡对柴星彤竖起大拇指,轻咳一声,问道:“长安老师,你男朋友姓什么?”

  根据路棉上一个问题的态度,他们已经猜到她男朋友是大家认识的人,说不定就在包间里,只要问出姓什么,大概就能猜到,除非路棉这一次还选择认输。

  路棉闻言简直欲哭无泪。

  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这些明星如此八卦?难道是因为平时总是被别人八卦,藏了一肚子的怨气?那也不该对着她开炮啊?

  退一步讲,对她开炮也就算了,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她男朋友是谁?

  路棉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徊了数十秒,最终在看到杯子的容量后,选择了屈服:“我男朋友……姓姜。”

  姜时晏正在想要怎么帮她躲过去,要不干脆就帮她喝掉三杯饮料算了,反正他一向乐于助人,然后就听见她回答了。

  我男朋友姓姜。

  姜时晏怔忡了一会儿,心扑通扑通狂跳,路棉不怕剧组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了?她终于不藏着掖着了?

  他回过神来,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本以为在路棉回答后,所有人的目光都会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亲爱的绵羊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三月棠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棠墨并收藏亲爱的绵羊先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