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煜将伤口处理完毕后,叮嘱穆瑾威卧床休息至少一个星期。

  “没那么娇贵,我现在就带你们离开。”最尊贵的男人却说自己不娇贵,执意要现在带着杨尚霓和璟凡离开。

  “我不走,要走你自己走,你放开我妈妈。”璟凡和夏侯飐走进房间,看到穆瑾威一直抓着杨尚霓的手挣扎着要起身。

  “璟凡,不许胡闹,这是你爸爸,注意你的态度。”夏侯飐出口呵斥璟凡,这还是他第一次呵斥他。

  璟凡虽然一直无法无天,但他极会看脸色,夏侯飐心情好他敢上房揭瓦,心情不好,他会老老实实的降低存在感。

  倒不是他怕被罚,而是他不想连累妈咪被训斥,因为每次他做错事,妈咪罚他时,爷爷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对妈咪的态度不好,有时甚至训斥妈咪。

  “我自己的儿子,自己会管教,不劳烦夏侯先生。”穆瑾威的语气冰冷至极点,已经拉着杨尚霓起身,麻药已过,大腿根部伤口痛的只能将重心全部压在另一条腿上。

  小璟凡不由的向夏侯飐身后躲了躲。

  “穆璟凡过来让爸爸看看!”穆瑾威对璟凡说话时声音尽量柔和,不想他们父子的关系太僵。

  “我叫夏侯璟凡,不叫穆璟凡!”璟凡朝穆瑾威嚷嚷。

  “过来!”穆瑾威的脸色变得难看,似要吃人。

  璟凡有些害怕眼前的男人,感觉到他比爷爷还恐怖的气息,小身体不自觉的向后移,夏侯飐轻轻推他向前,“乖,过去给爸爸看看。”

  璟凡硬着头皮走到穆瑾威的面前。穆瑾威蹲不下,但还是强撑着伤口的痛弯腰将璟凡提起来放到床上站着,让他尽量可以促及他的视线。

  “记住你姓穆!你是我穆瑾威的儿子!跟夏侯没有任何关系!”

  小璟凡看不懂穆瑾威幽深的眸子里隐藏的深意,只觉得这个人生气时的眼神骇人,他不敢继续反驳,却也不回答,小脾气犟起来跟眼前这个男人一模一样。

  穆瑾威的眸子染上一层寒意冷冷的扫过夏侯飐。

  “瑾威,璟凡还小,你何必跟他较真。他本就是夏侯家的血脉,姓夏侯也无可厚非!”

  穆瑾威已经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,夏侯飐一直想跟穆瑾威摊开这个话题,见他一直没有抵触,这次索性从璟凡身上开口。

  “怕是夏侯飐先生搞错了,璟凡明明是我穆家的血脉。”穆瑾威的态度不容置疑。

  整个人周身的气息又冷了几分,“夏侯先生照顾我妻与子五年,这份恩情穆某记下了!”

  说是恩情,却是咬牙切齿,分明就是浓浓恨意,恐怕不是报恩只剩下报仇!

  杨尚霓终于听出端倪,但此时穆瑾威的态度,显然不适合深究这个话题,难怪夏侯飐对璟凡如此好,原来璟凡跟夏侯飐有血缘关系,究竟是怎样的血缘,为什么二哥会如此震怒。

  夏侯飐尴尬的抽动了一下眼角,他知道他这个儿子的脾气,这算是跟他记仇了。是他当时说杨尚霓葬身大海的,现在却在他这里,但他也不会对此给出解释。

  “丫头,你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都带走吧,当给你的补偿,璟凡你跟爸爸离开想要什么,告诉爷爷,爷爷都给你。”

  “补偿?不知道夏侯先生有什么宝物可以与五年的时光相媲美?”穆瑾威冷笑。

  “老婆我们走吧。”

  杨尚霓点点头。跟二哥的误会解开了,这里的东西本都不是她的,她只拿着自己的设计图,连衣物都没有收拾。

  扶着穆瑾威往外走,见璟凡还傻站在夏侯飐身旁,“璟凡!”

  璟凡一看真的要走,哇的一声哭了,“爷爷,我要非凡,让非凡跟我走吧,爷爷不要我了,我不能没有非凡。”

  杨尚霓一愣,她似乎忘了还有淳善,淳善也是从小在她身边长大的,现在要离开,吉恩斯应该舍不得淳善跟她走吧。

  “好!让非凡跟着你。”

  非凡一愣,先生让他跟太子一家离开吗?

  “瑾威,你不用着急离开,在这先把伤养好,我正要出门,这里让给你们住。”夏侯飐知道穆瑾威并不是着急离开这里,只是不想看到他而已。

  杨尚霓显然没想到夏侯飐会对二哥退让到如此地步,相处五年,她已经摸清楚夏侯飐的脾气,他可是不能容忍任何与他相背驳的思想和意见。

  既然夏侯飐走了,穆瑾威便不着急离开,腿上的伤确实很疼。

  “辰靳,你跟我一起出趟门。”夏侯飐经过若白时叫他一声。

  “好的,父亲。”若白将初夏交穆瑾威,跟着夏侯飐出门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夏日生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冰玫雪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玫雪糕并收藏夏日生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