幕城已经是寒冬腊月,天气湿冷,葬礼匆匆结束,洛小优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遗弃,她唯一的亲人也离她而去。

  洛小优站在天寒地冻的墓地前,久久未动,看着前来参加父亲葬礼的宾客,在寒风中匆匆离去。

  “洛小优。”一个浑厚的声音像一双大手将寂静的空气撕开一条裂缝。

  若白站在夏侯飐身边,看着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一抹纤柔矮小的身影,还真是个孩子。

  洛小优缓缓转身,眼中的泪水模糊了视线,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人,只看到两个魁梧的男性身影,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个伯伯,“感谢叔叔,伯伯参加我父亲的葬礼,再见!”

  若白眼角抽动,这么小的丫头叫他叔叔也无可厚非,只是叫他父亲伯伯叫他叔叔,这个辈分够乱的。

  但是人家刚失去父亲,也不好计较。看着弱小的她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哀痛中,若白想起小时候他母亲离事的情景。

  “我是夏侯伯伯,你还记得吗?”夏侯飐浑厚的声音竟让洛小优感受到安全感。

  洛小优抬头,对上夏侯飐的脸,点点头。这个人她记得,很多年前爸爸带她见过几次。

  “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我,他说让你给我做儿媳妇,这是我儿子夏侯辰靳,我把他给你带来了,以后你跟着他吧。”夏侯飐直截了当,完全不考虑人家小姑娘能不能接受,说完转身离开。

  洛小优震惊的看着远去的背影,什么叫给她带来了,她没要好吗?似乎她父亲真的说过那句话,不过她当时只有十二岁都能听出来是一句玩笑话,难道他快六十岁的人听不出来是玩笑吗?

  “走吧?”若白看小姑娘穿的衣服并不厚,一身黑色的羊绒大衣,根本抵不过幕城腊月的海风。

  洛小优的视线终于落在若白身上,她一米六的身高,想看到身高一米九五的男人的脸,要使劲仰起头。

  这一抬头,彻底被眼前这个男人惊艳了。四目相对,那双深邃的蓝绿色眸子让洛小优心跳骤然漏了一拍。

  她刚才是叫她叔叔吗?她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,一头金色的卷发,在风中恣意的变换着造型。如凝滞般白皙的皮肤,蓝绿色的眸子,精致的五官,简直是魅惑人间的妖孽。洛小优心跳开始扑通扑通得加速。

  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如此好看,可是洛小优还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,没有心情继续欣赏。

  若白转身,迈着大长腿朝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走去。见其他人都离开,洛小优只好跟上若白。

  天太冷,站了整整一下午,双腿又木又麻,洛小优一抬腿一个趔趄坐在地上,天上零星的飘下雪花,洛小优顾不上欣赏幕城的第一场雪,看着离得越来越远的男人背影,慌乱的揉捏着自己的小腿。

  若白察觉到后面的人没有跟上,停下脚步转身,女人就是一个麻烦的动物,孩子最麻烦,这个处于孩子和女人之间的生物更恐怖,若白从没有察觉初遇杨尚霓时她也十八岁,他为她做任何事都不觉得麻烦。

  若白弯腰将洛小优打横抱起来,他性感好看的薄唇从她发梢划过,他清冽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的瞬间,让她原本冻僵的血液几乎一瞬间沸腾,小巧的脸颊也如掉进沸水里的温度计一路飙红。

  若白将她扔到后坐上,洛小优憋了一路到终于憋出两个字,“谢谢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若白淡淡的回了一个单音节,便上驾驶室开车回到市中心。

  “你家在哪?”

  “在幻想小镇,地铁二号口西边那个小区。”洛小优以为若白要送她回家,从此那个家里就剩她一个人。

  车里再次陷入沉默。

  “到了。”

  “谢谢。”洛小优下车,双腿已经恢复正常,她向楼道入口走去,不曾想这个男人竟跟在她身后,刚才夏侯伯伯说他叫什么来?

  “辰靳哥哥,不用送我上去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

  “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搬我那边住。”

  洛小优有些摸不到头脑,她有地方住而且已经成人,完全是父亲考虑多了才会不放心她。“谢谢辰靳哥哥,但是真不用,我已经是成年人,可以照顾自己,而且我爸给我留的钱够我上完大学。”

  “我答应父亲会一直照顾你。”

  洛小优一愣,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,撞在一个坚实的胸膛里,她像触电般弹开。“这不好吧。”

  “你不是我未婚妻吗?有什么不好?”

  洛小优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这还真是亲生父子,说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夏日生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冰玫雪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玫雪糕并收藏夏日生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