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另有主意

  温桃蹊是从二房最东南角的角门穿过去,绕回到温长青的书房外的。https://

  他们各自虽然分家过,但二房跟他们长房关系一直都还不错,是以当初就在东南角留下了角门,也不怎么上锁,加上今日三房老太太做寿,二房更是一大早就开了角门,方便行走。

  温长青的书房差不多就挨着那角门,从角门穿出来,朝北走出去约莫一箭之地,便能瞧见那一大片的矮竹。

  而温桃蹊穿过了矮竹时,却正好遇上了迎面走来的温长青。

  她咦了声,先顿住了脚步,四下里张望着:“四哥不是来找你了吗?”

  温长青迎上前去,又在她身前站定住,低头看她:“说完了事就走了,你又是从二房的角门过来的吧?”

  她掩唇咳了咳。

  他之所以会这样问,全是因为冯夫人脾气委实有些古怪。

  本来都是一家子骨肉,哪怕是分了家,也不曾分宗,哪里有多生分的呢?

  二房留下角门不大上锁,那就是二房的态度,三个房头往来自由,他们是毫不介意的,偏冯夫人从来约束着温长澈兄妹,绝不许他们从二房那个角门穿来绕去,哪怕是多走些路,也只能打后头的甬道上过。

  以前孩子们都还小的时候,温长澈也没把冯夫人的话放在心上,贪玩儿,兄弟们又扎堆儿,他没少从二房那里走,就是到了他们十二三岁时,几个兄弟入了夜背着长辈们聚在一处玩儿牌赌银子,也全都是靠二房的那个小角门,才方便了他们。

  后来温长澈十四岁那年,几个兄弟又围在一处玩儿牌,上了头,起了争执,打翻了烛台,把围房给烧起来,才惊动了家里的长辈们,他们自然是受了责罚挨了骂,可冯夫人在事后,抓着温长澈又打了一顿,为的就是他这些年瞒着家里,每每从二房的角门穿来行去,这令冯夫人很是窝火。

  温长澈是冯夫人第一个孩子,打小宝贝的很,养的也极金贵,冯夫人平日里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他,更不要说动手了。

  也就是打那之后,温长澈再不敢走二房的角门,也很少跟兄弟们私下里胡闹,连带了三房的一众儿女们,因见了冯夫人这般生气,也越发收敛起来。

  这事儿二房心里不受用,但冯夫人也只是借着温长澈胡闹打的他,虽说之后三房的人更加拘谨,长房和二房看在眼里,心里都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明面儿上,谁也说不上来什么,日子久了,也就不再提了。

  温长青见她不说话,上手去拉她,带着她要往外走:“我听长澈说了,来的时候遇见了你,正要往三房去,我还想着,你今儿倒老实,从后头的甬道过去,这会儿怎么跑来找我?”

  温桃蹊却把手抽出来,站在原地不肯动:“我有事找大哥。”

  她说着又反手摸了摸鼻尖儿:“那会儿太早了,怕惊动了二房的人,就从后头过去的,这会儿我着急,懒得走那么远的路。”

  着急?这样大喜的日子,她有什么可着急的事?

  温长青眉头一皱,直觉不好,索性陪着她站定,身形再不动了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嫁春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春梦关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梦关情并收藏嫁春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