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章针锋相对

  陆景明是不是两头充好人她说不好,也不想背地里嚼这样的舌头。https://

  她对陆景明本身就有成见,这些日子细想来,有些话还是别轻易说出口的好。

  先前她冲动了两三回,没得叫人觉得她轻狂孟浪,不知好歹,陆景明心里还不定怎么想她,说不得要以为,他们温家就教出这样的孩子。

  但是有些话嘛……

  “也未必是两头充好人,至少这次的事,他是毫不知情,也算是被人利用了。”温桃蹊咕哝着,声儿软软的,“大哥那会儿从他府上回家,还与我说起,想来也真是搞笑了,陆景明这些年,从来只有他利用别人,算计别人的份儿,如今这怕不是天道好轮回。”

  既是被林月泉给利用,自然无辜,他在林月泉跟前,也未必充的起这个好人来。

  不过她对陆景明这般忌惮,原也就不是一两日能成的。

  想想那支桃花簪,温长玄的面色实在是好看不起来“他也许是为林月泉而故意接近你,那林月泉呢?依你说来,林月泉应当也几次三番到你跟前大献殷勤的吧?”

  他话音落下,果然见她神色古怪,眼神闪躲,他便知道,这里头还有事。

  她倒不一定是故意瞒了他,只是没告诉罢了。

  或是一时忘记了,或是觉得不值一提。

  可于他而言,这些事,从没有不值一提的。

  她是闺阁女孩儿,不大晓得外头的艰难险恶,更不明白,人心究竟能够坏到何种地步。

  温长玄捏紧了拳“陆景明送了你一支簪子,林月泉呢?”

  温桃蹊抬眼过去“香料。”

  她平淡的说,是真不觉得这有什么,可他脸色不好,她自然要解释“林蘅姐姐拉我到那香料铺子去逛,我才知那是他的生意,什么东西也没买就回去了,他后半天就叫人送了好些香料给我还有林蘅姐姐,都是我们俩在铺子里看过的。”

  “大哥就接下来了?也没打发人给他送银子过去?”

  温桃蹊啊了声,显然是感到意外的。

  温长玄几乎一字一顿的又问了一次“拿了人家的东西,不给人家送银子去?”

  她没想过这一层,显然大哥也没有。

  林月泉说是送她和林蘅的,她心中虽然抗拒,却也没想过,原来可以送了银子到林家香料铺子,同林月泉划清界限,也算是两清……

  她吐了口口水“大哥没有提……他说是送我们的,那香料大哥也看过,并不是十分名贵的,只是合了我素日的喜好,我才肯多看几眼,他又记在心上,打发人送了来。而且他说的话又很客气……你还不知道大哥吗?”

  温桃蹊嗨呀一嗓子,反问回去“大哥一贯觉得扬手不打笑脸人,人家好心好意送来的,且那时又没闹出内宅那档子事,大哥怎么会真金白银的送过去,那不是打人家的脸吗?倒像是人家没有生意做,硬把香料塞到咱们家,要强买强卖做生意一样。”

  温长玄可不这样想。

  这事儿倘或换做是他,银子送回去,两家划清了,也是告诫林月泉,少跟内宅的姑娘们牵搭不清,不光是她,还有林蘅。

  偏他大哥那样呆板迂腐。

  可人家又哪里是什么笑脸人,不过笑里藏刀罢了。

  正说话时,温长玄还是黑着脸要说教她,温长洵撩了帘子钻进来“二哥哥今日是怎么了?素日你最好热闹,今儿带了桃蹊出门,你怎么连楼下也不去走动,就在这儿陪着她呢?楼下来了好些人,脸生的脸熟的,你才回家,不去见见吗?”

  温长玄只好把那些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,只是横过去一眼,想她表达着自己的不满。

  温长洵自然把他这一眼看在眼里,唷了声儿,索性坐到了温桃蹊身边去“二哥哥平日最疼你,可见是你胡闹,惹了二哥哥不高兴了吧?”

  温桃蹊拿手肘戳他“你可别胡说,谁惹他了。”

  她还觉得委屈呢。

  要说这事儿是她疏忽了,分明一直想着如何同那些人划清界限,可脑子就像是蒙了猪油一样,把那些香料扔了,就是没想过给林月泉银子,两清了事。

  但这也不能怪到她头上来吧?

  大哥也知道,东西还是大哥接进府中来的,怎么就单给她脸色看?

  温桃蹊满心的不服气,两只胳膊撑在食几上,手心儿拖着脸,腮帮子鼓鼓的,也不看温长玄“二哥回家没几天,就要给我脸色看了。今儿原是你们拉了我出门的,我一杯茶没下肚,数落倒没少听,我生来是受气的吗?是给你们揉搓的吗?”

  温长洵一愣,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“怎么满口胡说?你长这么大,谁敢给你气受?谁又敢拿捏揉搓你?便是长乐在家里,也是不敢得罪你的,一家子大大小小谁不疼你宠你,你说这话,可见没良心。”

  她佯装吃痛“怎么不敢?四哥哥这一巴掌,不就结结实实打在我头上了吗?”

  温长洵正要收回去的手一僵。

  他就轻轻拍了一下?

  温长玄看她呲牙咧嘴的,明知道她装出来的,可他看着不舒服,就白了温长洵一眼“你打她做什么?”

  温长洵彻底愣住了。

  他有心做个和事老,给他们兄妹从中调停呢,反倒成了里外不是人。

  “要我说,我才是那个受气的,两头夹着受气,里外不是人。”他一面说着一面站起了身,作势要往外走,“我看你们两个在这儿待着也挺好,要拌嘴便拌嘴,要打架便打架,同我有什么干系,我还不如下去寻了朋友吃两杯酒,挑两块儿上好的茶饼呢,理你们兄妹做什么。”

  温桃蹊一把抓了他“这话又不对,你同二哥哥不是兄弟?同我不是兄妹?怎么就成了我们兄妹?可见你没良心,打心眼儿里与我们生分,怕想着我们隔着房头,亲不亲的,哪里有什么要紧。你且等着,回了家,我定要到祖母们面前告你一状。”

  温长洵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这丫头疯起来,什么玩笑都敢开。

  偏当着二哥哥的面,他又不好说重话训斥她什么,实则也不大敢。

  于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嫁春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春梦关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春梦关情并收藏嫁春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