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  白起在单于家族住了一天,在这一天时间之内,沈亦然一直都没有回来,白起是一点都不担心的,整个天武世界还没有能伤害沈亦然的人。https://

  但是这一天的时间都看不到沈亦然,单于甘娜有些担心了,本来她不想担心,因为她不想让自己觉得,已经开始惦记着沈亦然了,所以她一直压制着自己心。

  可现在一天时间过去了,沈亦然依旧不在这里,她终于忍不住了,便来到客厅。

  白起和单于单坐在左右位置,白起给了单于单一些适合修炼的功法,修炼这些功法如果到最好的程度,突破琼级巅峰,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  现在单于单还不是琼级的强者,所以对于他而言,这是最具诱惑力的。

  “你准女婿也有很多功法,你可以找他要。”白起对单于单又说了一句,脸上满是笑意。

  单于单苦笑一声,他这个准女婿还在圣山之上,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。

  “父亲,白起,沈…沈亦然去哪了?”单于甘娜急不可耐的跑了进来,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两人。

  白起和单于单对视一眼,眼中皆是有些古怪的,不过都露出笑容。

  “哦,武疯子去圣山了,采摘彼岸花。”白起淡淡的回答着单于甘娜,然后继续低着头喝茶。

  单于甘娜闻言,脸色彻底变了,心跳加速,只觉得沈亦然危险之极。

  彼岸花只生长在圣山之巅,然而圣山之巅可是有一万多米高,这还不算什么,关键是上面是极寒之地,据说有零下成千上万度,别说是人就算是最抗冻的冰兽,都进不去。

  现在沈亦然要去上面采摘彼岸花,岂不是送死吗?

  “女儿啊,沈公子听说你最喜欢彼岸花,他就毫不犹豫的去采摘了啊。”单于单在这个时候,哀叹一声,满脸都是唏嘘之色。

  单于甘娜心里更是一颤,莫名的觉得感动,浑身暖洋洋的,他竟然冒着那么大危险,是为了给我采摘彼岸花?是啊也只有我喜欢彼岸花了。

  难道这就是沈亦然所说的,他会证明他喜欢我的方式吗?可是傻瓜,如果是这样的方式,她宁可不要啊。

  若是因为自己,沈亦然出了什么意外的话,她会后悔一辈子。

  “白起,你快去救救他吧。”单于甘娜满脸紧张的求着白起,现在只能白起有能力救沈亦然了。

  如果沈亦然真的出了什么事,她也很难缓过劲来。

  “不必担心,武疯子没有你想的那么垃圾。”白起拍了拍桌子,示意单于甘娜不要紧张。

  单于甘娜怎么可能不紧张,那可是极寒之地的圣山啊,寻常人根本就爬不上去,也飞不上去,就算沈亦然实力强,能够飞进去,但是也抵抗不住寒流的袭击。

  “白起,你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单于甘娜满脸都是焦急之色,她现在只想救出沈亦然,别的什么都不想。

  “他又见死不救谁了?”

  颓然,单于甘娜身后传来人的问话声,几乎是一瞬间,不管是单于甘娜还是单于单,都抬起头看向门外。

  当他们看到沈亦然满脸笑意的站在门外,手中还捧着一个用冰晶制作的盒子。

  “啊?你,你没事?”单于甘娜惊呼出声,瞪大了美眸,望着沈亦然。

  沈亦然疑虑不已,然后摇了摇头:“我能有什么事,无非是个极寒之地罢了,对了甘娜妹妹,这是彼岸花,真好看,送给你。”

  沈亦然说着话,从冰晶盒子里面取出来一株颜色鲜艳的彼岸花,犹如鲜血一般,花卉呈现狭窄叶片分布,上面还有类似果实的球体。

  这就是彼岸花,生长在圣山之巅的彼岸花。

  然而单于甘娜此刻满脸都没有感动,只有眼泪,她哭了,而且她很生气的上前敲打着沈亦然的胸口。

  “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,你是不是傻啊,沈亦然,为了我,冒这么大风险,值得吗?”

  “你要是有什么意外,我该怎么和白起交代,怎么和你家人交代?”

  “你是武疯子,可你不该是疯子啊。”

  单于甘娜一边哭着,一边用手打着沈亦然。

  沈亦然见到她哭了,心里很是难受,连忙将彼岸花与盒子放在一旁桌子上,便将单于甘娜紧紧的抱在怀里,单于甘娜还想挣扎,可是他就是不松开。

  “甘娜妹妹,是我错了,我不该这么自私,让你担心。”

  “但是我只知道,你喜欢彼岸花,我沈亦然就算是冒风险也值得,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  “我为我自己喜爱的女人冒险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  “老白也可以为了他的女人付出生命,我沈亦然同样可以。”

  沈亦然满脸坚定的喝了一声,攥紧双拳。

  单于单已经转过身去了,白起也觉得浑身鸡皮疙瘩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杀神白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王者归来洛天只为原作者江门二爷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门二爷并收藏杀神白起最新章节